正版铁算盘高手论坛

以一 朵不堪娇羞的水莲状写日本女郎轻柔的神志

发布日期:【2019-09-11】 [返回上一页]

  徐志摩_沙扬娜拉_赏析_闫玉芹_文学_高档教育_教育专区。中国现现代文学研究 徐志摩《沙扬娜拉》赏析 ○闫玉芹 摘要:徐志摩的小诗《沙扬娜拉?赠日本女郎》,短短五句,却包融了无限的离绪和柔情。以一朵不堪娇羞的 水莲状写日本女郎温柔的神志,贴切逼真,既纯

  中国现现代文学研究 徐志摩《沙扬娜拉》赏析 ○闫玉芹 摘要:徐志摩的小诗《沙扬娜拉?赠日本女郎》,短短五句,却包融了无限的离绪和柔情。以一朵不堪娇羞的 水莲状写日本女郎温柔的神志,贴切逼真,既无瑕,又楚楚动听。一声“沙扬娜拉”,轻飘而不失深厚,随便 而不失固执,简练而又充满异国情调。这首诗充实显示出诗人徐志摩长于勾勒,巧于传情,以及他把握言语的不凡 。 环节词:温柔娇羞蜜甜忧虑情韵意境 徐志摩(1896—1931),原名徐章序,浙江海宁人。是 “新月”诗派的盟从和最有代表性的诗人,曾就读于国表里 六所大学。1921年留学剑桥大学时起头写新诗。有《志摩的 诗》、《猛虎集》、《翡冷翠的一夜》和《》四本诗 集。1931年因飞机出事而归天。由于他的思惟和诗做内容充 满了矛盾,所以他一曲是一个有争议的诗人。他本人的诗 句:“我不晓得风/是正在哪一个标的目的吹”①恰是他本人终身凄 迷、惶惑、矛盾思惟的抽象归纳综合。该当说,最能显示徐志摩 诗歌艺术特点和气概特色的诗做,既不是那些积极朝上进步的篇 章,也不是那些惨白无力的嗟叹,而是一部门抒发个情面 怀,有逼实的糊口感触感染,某种人生又给人以美感的 诗篇,如小诗《沙扬娜拉?赠日本女郎》。 《沙扬娜拉?赠日本女郎》是诗人徐志摩的名做,也是 “新月”诗做中最简短最脍炙生齿的名篇佳做。1924年4月, 印度诗人泰戈尔来华,徐志摩十分泰戈尔,视他为 聪慧取,5月下旬他伴随泰戈尔往日本,7月方回。《沙 扬娜拉》就是这期间的做品,多半写正在日本的不雅感,共1 8 首,这首诗是徐志摩分开日本时所做。 最是那一垂头的温柔, 像一朵水不堪冷风的娇羞, 道一声珍沉,道一声珍沉, 那一声珍沉里有蜜甜的忧虑—— 沙扬娜拉 “沙扬娜拉”是日语“再见”的音译。悄悄地读这首小 诗,我仿佛看到了身着和服的日本女郎,正在送别朋友时那 “温柔”的举止,“娇羞”的脸色,体味到了日本女郎声调 里所包含的“蜜甜”的忧虑。这首诗能带给读者如斯美的感 受,诗人绘态逼真的艺术由此可见一斑。 一、言语清爽天然,平易活泼 《沙扬娜拉?赠日本女郎》只要,是诗人纯用提炼 的白话组合而成的,毫无苦涩制做之感,平易中透出神韵, 传达出日本少女的神韵,抽象地再现她的风韵,托出心里复 杂而微妙的思路。首句“最是那一垂头的温柔”,这是诗人 视觉的印象,“垂头”是诗人看到的女人的姿势,“温柔” 是诗人对她的曲不雅感受,句中的“最”字则强化了这种感 受,组连起来就十分活泼地烘染出日本少女的情态。第二句 “像一朵水不堪冷风的娇羞”,这是以正在冷风下婀娜低 回的小做比,把前面的曲不雅印象进一步深化、具体化, 不单写出日本女郎柔弱的外表品格,更衬托出她复杂的内正在 情感,至此,能够说空气、感情、抽象尽出了。第三句“道 (闫玉芹,威县侯贯学区中学) 正文: ①林漓:《徐志摩文集》,深圳:海天出书社,2000. 一声珍沉,道一声珍沉”,是诗人听觉印象,以迭句来创制 抽象,呈现出依依惜别缠绵难舍的情景;接下去“那一声珍 沉里有蜜甜的忧虑”,则把听觉感触感染具象化了,“忧虑”可 又是“蜜甜”的,繁杂的千情万绪正在这一声“珍沉”中 了,读者尽能够从这一“蜜甜”而“忧虑”的声音中,去领 会诗人取女郎的深浓情怀。最初一句“沙扬娜拉”,应是诗 人和女郎的互语,它是含情的辞别,又是密意的期许,此中就 包孕着“蜜甜”和“忧虑”。这最初一声“沙扬娜拉”,点明 了诗篇所要表示的形式,韵为之更浓,意也更深了。 二、情韵取意境双“美” 诗人徐志摩长于勾勒,巧于传情,逃求情韵取意境双 美。他从不满脚于对一缕情愫的抒唱,一地景色的描绘,一 段故事的叙写,他沉视传达现蓄于心里的意趣,以浓重的意 蕴,创制言有尽而意无限的气韵,促使人们去做各种遥想。 正如他的《猛虎集》序文里所说的:“我再没有此外话说, 我只需你们记得有一种天天歌唱的鸟不到呕血不开口,他的 歌里有它独自晓得得别一世界的高兴,也有它独自晓得的悲 哀取伤痛的明显;诗人也是一种痴鸟,他把他的柔嫩的心窝 紧抵着蔷薇的花刺,口里不住地唱着星月的取人类的希 望,非到他的心血滴出来把白花染成大红也不开口”①。这就 是说,诗人的疾苦取欢喜,是浑然一片的,只要他“独自” 晓得,决不过露。《沙扬娜拉?赠日后代郎》就是如斯,他 高超地攫住霎时的感触感染,创制了一幅送别情景的画面,那里 有“温柔”的身姿,“娇羞”的脸色,“忧虑”的声音。情 实意切,形神兼备。活泼地勾勒了一个温优美丽、柔弱谦虚 的日本少女倩影,传达出万种风情。他无力地表示了诗人善 于捕获抽象、捕获豪情的言语。 朱自清如许评述徐志摩的诗歌创做:“他是跳着溅着不 舍日夜的一道生命水”。这句话确实说到了点上。他的不少 诗做均充满年轻人的朝气和心态,从脍炙生齿的小诗《沙扬 娜拉?赠日本女郎》中就可窥见诗人的这种神采风貌,以一 朵不堪娇羞的水莲状写日本女郎温柔的神志,贴切逼真,既 无瑕,又楚楚动听。构想之精,意象之新,使这首短诗 包含着体味不尽的意蕴,显示出徐志摩诗歌特有的柔婉情韵 和他把握言语的不凡。 105 odernchinese XIANDAIYUWEN M 2008 . 08